2012年9月12日星期三

随写


回到大马时,是我表弟前来机场接我回家的。和他聊天时他提起了一些TVB的旧电视剧和一些经典演员,之后也发现到自己放下了TVB电视剧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他的介绍下我再次重煲TVB剧。回到家之后我就找回了2004年的大制作《金枝欲孽》。重温旧剧,周某我在短短两天内看完了这部三十集的电视剧。看完时才发现这部电视剧的剧情真的是够可悲。我本身觉得这部电视剧本来是那种婆婆妈妈的后宫争斗剧,哪里知道看完了之后就被这部悲剧真的悲伤到可以撩人心弦。之后也看完了《难兄难弟》,经典好剧果然是经典。看完了这些连续剧之后不久就开学了。

就这样,读着读着就读到第三年了。光阴似箭,现在已近是开学以来的第八周了。这三年大学生涯里周某我从来没有试过一个礼拜内写三份report的。花无百日红,现在终于尝试到什么叫忙碌了。第一天上课时就被通知assignment已经上传了,而且那天后不久就有三份report了。在第三年做功课就好像玩game那样,会有不同的难度。前四周时,最忙也不过是一个星期给三份report和一份assignment。第五周到第八周之间给了大概四份report吧,还有两份assignment和一个期考。昨天才交了一份,今天又给一份。结果呢,下个星期五之前又可能会有五份功课。再写着这帖前才刚刚赶完明天要交的report。

慢着,以上所说的只不过是功课。课外活动方面,我还要准备大学的舞蹈派对。每个周四周五加起来都得练上大概六七个小时。除此之外,我还得为自己编一支恰恰舞,可是到现在还是一点概念也还没有。不但如此,我还被升级成了舞蹈社的拉丁舞主席,一周内的拉丁舞都不时要忙上忙下。再来个除此之外,我是舞蹈社里的委员,很难免地,我也自动成为了舞蹈派对的筹委会成员,所以时常要出席会议和准备活动等等。

很幸运的,舞蹈社里这么忙之余还有一位很棒很特别的朋友拔刀相助。她叫婉婷。坦白说,学期一开始时我还真的是和她不太熟。但就不知道怎么混,混着混着就混到满熟了。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有一次就在小发牢骚时说自己太忙没时间管理那么多拉丁舞课的时段(拉丁舞的主席需要出席每堂课点名收学费等等...)。结果我就问她可否帮帮忙,结果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她的出现确实是帮了我不少忙。我还真的是要感谢她叻。

为什么说这位叫婉婷的朋友特别呢?第一,她帮忙之余不求回报(其实有少少啦,但至少没有到利用这份人情来摆布我,呵呵...)。第二,对一个女生来说她的脾气还蛮不错的。对于别人的明嘲暗讽她可以置之不理。对于玩笑她也很sporting地接受。第三,她还真的是可以面对压力,就像carbon那样。就又一次我和她聊天时我说我最近很忙,很多功课,睡眠素质也很差等等。当时我也知道其实她也很忙(好像比我更忙)。可是我就看到她好像没有怨言地埋头做功课,于是我就说她很steady,这么忙都还可以那么冷静。她就回我说:

“哎呀,我也很怕自己做不完自己的功课,可是我能埋怨什么呢?我还是需要睡觉吃饭和跳舞啊。为何需要为此而摆苦瓜脸呢?在压力下,自己才会逼自己准时完成一切嘛。”

这番思想还真的不简单。她也告诉我为了完成功课她也受了不少苦。每个人到一个阶段都会被压力逼得透不过气来,然而又有多少人能够像她这么理性地去看待压力呢?

********************
回来之后不久我就把很多不开心的事情忘掉了。可能是因为很忙的关系吧。结果现在想回这些事情时居然没有感觉了。能忘掉不开心的事确实是好事,但是始终是痛过了。知道玫瑰有刺,被刺伤过之后当然都不敢再去碰它。玫瑰是有刺,但难道就在也不要去碰玫瑰了吗?也不是的。但是没有到重拾信心和勇气之前大概都不会去摘玫瑰了。在心理学的角度,这么做确实是有根据的。这么简单的反应,心理学把它叫做“学习”,“learning”。换句话说,痛也是最好的教训。

*读者们请注意,以下所说的纯粹是周某一时感触,绝对不是过渡渴望*

生命是由氧气,水和能量来维持的。科学上的角度来说,一个人过生活确实是不会造成生命危险的。我最近都还算是活得好好的。就有一天和某位朋友聊天时说到自己的生活很闷很孤单。那时才恍然大悟,觉得自己的生活还真的是有点foreveralone。每天起床后就一个人开车去上课。到了大学就一个人吃早餐。图书馆开了就一个人做功课。午餐没人陪我吃就自己随便吃。有时直接吃点面包或完全不吃。因为课业上的关系,晚餐时间也没人陪,自己也有时没时间陪人吃,结果最近都是十点多回到家后才决定吃什么。这么夜的晚餐也只好一个人吃。一天里独自行动的时间还多过自己的睡眠时间。不是我没有朋友,只是最近大家都很忙,接触的时间比较少而已。

有时候看到别人能够一起吃饭或活动时,自己心中少许会有些羡慕。朋友也每个出双入对地,很多时候我觉得我的出现很像电灯柱。有时候想说话,想分享事情,转去旁边时却看不见知音时那种寂寞又会有多少人明白呢?有时候,友情和爱情的滋润是除了水份和氧气以外的生命必需品。两者的出现是人类的生命更精彩更有意义。我说的不只是被人疼被人爱,而是能有机会去疼人去爱人。我想要精彩的生活,但是时机始终不对。

********************
30 Day Song Challenge - Day 29 - A Song From Your Childhood

My childhood was fulled with Oldies but the most mesmerizing music that I heard during my childhood was from the instrumental band Anthony Ventura. I remember when I was young I always hang out on the second floor of my old house at night and my mom will always play their songs while she was marking her papers and stuffs. Unfortunately, their music is very difficult to find in the market today. What taste the best is memory. It's like a good cup mocha - sweet and bitter, never overwhelming and just n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