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6日星期二

时间过很快

灰尘很多,很久都没有上来扫扫灰尘。

很久都没有回家,回到家发现家里都会有些改变。很喜欢这种感觉,因为觉得家人还活着,还会感觉到腻,尝试把家具摆设换换。家人真可爱。

老爸的悍夫一名,始终还是要面对时间带来的改变。几年前的今天,老爸还是一头黑发,几年后的今天,银发渐渐铺上老爸的头皮,看报纸还得戴起老花眼镜呢...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前几天才到家,眨眨眼后天晚上有得启程回到西海岸去继续读书了。小学,中学,先修班,学院,现在终于要进大学了。十九年的时间过的真的是很快。可爱的娘亲就是不肯接受孩子大了可以独立生活,过分的呵护和唠叨对我而言是长气。结果加上自己睡眠不足导致语气变重,结果这几天对家人有一点冷冰冰的。

几天前到家不久,几个朋友又那么巧各飞东西了。有的甚至在下个月起飞飞去地球的另一半深造。

家里很多东西也换了。房间的摆设,房门加上了锁,晚间电力转弱,家后比我老的水梅也不见了,房间空了许多,水龙头换了。白天一个人在家发出声音还会有回音。明天老爸出远途工作,后天我离开,弟弟在森州读书,家里又剩下娘亲一人。婆婆去世后,家里变得冷清得很。

一个月的假期就这样结束,不是不舍,而是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