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0日星期一

看报纸

周一是最轻松的一天了。整天就只需要上十一点的化学课,到十二点十五分就可以回家了。

今天一早十点半(还叫一早...)喝完了咖啡到图书馆打算看报纸。看见桌上摆着中文报。平时很少会在这个钟点看见华文报摊在桌面上,因为实在是太多人在争看学院内唯一的两份中文报,既是星洲和南洋商报。不用和别人争报纸看,突然觉得活着真好。

远远走着去看见辉哥翘脚拿着报纸,享受着平静的星期一,多么写意。就像平时见面那样打个招呼。我耳内响着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其实并不怎么听得见,就只是挥挥手而已。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起脚,正要翻开报纸时,辉哥却把报纸从我手中拿掉。哇,无辜。

表面上十分冷静,我看着辉哥,辉哥看着我,他脸上还带着他可爱的微笑。这时正好播到协奏曲的高潮。我只看见他在和我说话,耳机声量很大,只勉强听见叽里咕噜的。微笑,摘下耳机问道:

“什么事?”

“我给你看下这篇新闻。”他说道,脸部还是带着可爱的笑容。

大概等他翻了我的报纸三十秒。标题写着什么十七岁青年灌篮不慎篮框倒下遭压伤之类的。妈妈咪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大新闻。抢走了报纸,翻了整二三十秒,给我看的新闻既然是和我毫无血缘关系的十七岁少年打篮球受伤的新闻。至少应该给我看下那种比较轰动一点的新闻嘛!若是说姚明灌篮受伤等等的我还可以接受叻...十七岁少年吧吧吧...

再花一分钟冷静下我的头脑,继续读报。不过一分钟,他的手又过来,碰了我的肩膀一下。

又是可爱的笑容,指着他报纸上的新闻,什么巫族学咏春之类的。又一次的炸到。

不一会儿,又是他的手,同样的动作,同样的微笑,不同的新闻。

“喂,你看,这种才是棺材车...嘿嘿...”

哇唠,谢谢你分享,但是我真的很想自己看报纸,我会慢慢看的。

******************

心里好就都还不能定下来看报纸,于是就放下南洋商报转读The Star。翻开体育版,看看切尔西夺冠的新闻。突然之间,白白的报纸上出现一个人头的影子。


噢,是Tune Tune。


“赫赫是痞茉莉”

摘下耳机问他说什么。

Tune Tune:“我说,这个是Premier League是啊?”

“是的”,心里顿时炸到,他手指指着那里就写着Premier League这几个字。

然后他又问:“今年好像还有一个很大个的那个是吗?那个叫什么了啊?”

“世界杯...”

“哦...”,Tune Tune摆出那种恍然大悟的表情。

............

******************

我再继续翻看报纸,没过三分钟,生物课的Jason走到我面前。我瞄向他草草打了一个招呼,总之就是不想哈拉就对了。没想到他居然也草草回应招呼后用手打了个手势,要我把耳机拿下。

唉,于是我放下报纸,拿下耳机回答:

*以下对白完全属实,配合大马风情,普通英语对话没有人去理语病grammar...

“Yes ?”

“Eh, See Hau, you do bio report already ah ?”

“No, i din't, and i din't even try yet .”

“Then who do already ?”

“Wee Yang do already.”

“Ooo Wee Yang do already then Jun Wei leh ?” ---- 逗号都没有,Jason说话好像不用逗号的。

“He also do already .”

“You got Wee Yang one ah ? Got bring or not borrow see .”


于是,我把报纸放在桌上,腰扭一百八十度,打开书包,拿起文件夹,找那份该死的报告,拿出来,给Jason。起初还以为他要借去参考之类的,怎么知道...


“This is good. No bad ah~~, this is good...”

他只是看了第一面。总之就是一连串的赞美,口吻有九十三巴仙像讲师。赞美之后,他把纸拿回给我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然后我又腰扭一百八十度,拉开书包,放回文件夹。整个过程(从Jason来时算起)大概用了我三分钟的时间。

******************

轮流式的干扰,伤身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