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7日星期六

病语

再次,我又浮出水面。

忙碌中加上少许的懒散绝对就是我最近不常更新部落格的原因。其实很多东西很想写,但是就是使不起劲来。最糟糕的事情就是考试要到时竟然生病。现在我喉咙发炎,伤风又头痛。在部落格报告健康状况一定会引起老妈的注意,看这篇文章不出五分钟就会有一通从家里打来的电话问东问西。

今年新年期间也没有好好那样去宠宠自己。自己完全没有心情去庆祝新年,因为新年假期一结束就是一大堆的大考小考,而且还有三份大Project要交。除了年初一和年初二的狂吃狂喝以外,初三开始就复习功课。

生物课的考试真的有一点变态。花了几天读的东西居然没有出现在考题里。考得多烂都好,要哭要泣也没用。目前把目标放在数学和英文书写,由于生病的关系,我到现在也还没有开始复习。

有时候想到读书就觉得很无聊。来到双威学院使我感觉到教养还是比起成绩重要。我的成绩在朋友当中算是满糟糕的。自认糟糕是因为自己要求有点高。然而也有些人的成绩很漂亮,但人品却很糟糕得很。和他们沟通真的很辛苦,除了受到藐视以外还要时常在发言时被打断。此外,我觉得我的一些朋友还受到针对。总而言之和他们这些人混就是不太愉快。

活久了会发现到一段交情或感情是需要双方的容忍及双方面的付出才能持久。但是地球不是圆的,有时候你对别人好,别人未必会对你好;有时候你谦虚对待身边的每个人时有的会把你当成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一样。不是我不想要维持友好关系,不是我不去珍惜,而是有时候自己单方面的付出是自己觉得很累。

当然其中也有一些朋友还是在你需要支持时挺出来支持你,有的也很乐意当成你的垃圾筒让你发发牢骚,而且还在我生病时还是给我需要的关心。

摆在眼前的是数学练习题,全都是讨人厌的机率问题。生病的我还是在看着这些题目发呆好了。

2010年2月6日星期六

所想之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转眼又要一年了。大部分人都感受到新年的气氛,然而去年农历新年时婆婆突然的离去却久久停留在记忆,使我始终觉得我以后的农历新年都热不起来。偶尔还是会想起婆婆。

还有一个礼拜就是农历新年了。在外游子们都兴奋不已,终于有得回家了。然而不知为什么,我就是没有那种过年心情,因为生活太忙了。刚刚过了化学和数学的期考,虽说的确是松了半口气,但是下个星期,就有英语课的Presentation。一个星期的农历新年假期里应该是没得休息,因为假期后就有生物期考还有化学的小考。二月尾三月头也还有数学考试。再加上自己的新衣服也还没买,现在觉得有点躁。

常常都会听见友人为新年的红包钱做“预算案”,即关于红包钱的“收入”和新年聚赌的“支出”。不清楚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觉得红包的轻重都不太重要了,因为目前很多东西比起红包钱重要多了。

************************

那天和一堆朋友的对话中看清楚了Yeong Bin。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朋友,注重分享,很随和。话说第三次的化学实验很难做,讨论区的题目也很难。但是他很积极,没有排斥组员,而且在学院努力了许久才写到正确的实验报告。

另外有一些朋友叫我自己完成这个实验,不要其他组员插手,因为其他组员什么也不会,会搞砸实验。我听了觉得有点刺耳。Yeong Bin说:“如果组员不会,我们应该要去指导他们嘛。”这句话显得不太受他们的欢迎,但是我觉得Yeong Bin说得对。他不介意他多做一点功而别人得到和他一样的成绩。或许人家会把他看成傻瓜,但我看见的是一种无私。

我的组有两个女生,做试验时都很合作,而且没有她们我的组的试验绝对不会成功。就算做错试验也好,我的组员也不互相责怪,反而检讨错误,重做试验。上个星期的试验,其中一名组员把铜片和锌片搞错,结果电子化学试验失败需要重做。大家还是快手快脚地把试验做好。最后二十分钟,实验得到的成绩再次出错,一切又得从新开始。由于大家的合作,试验最后不但成功,而且报告还得到满分。虽然我知道讲师批改这次的报告批改得很松,但是我觉得我的组员应该得到这一百分,因为每个人都有付出,出现错误也一起面对。一切显现出的一种精神。

我始终记得我妈说的,一旦自己有能力时就要奉献。

************************

虽说写了部落格心情会比较好,但是我想写的始终还是没有写出来,免得写的主角看到了伤感情。新年要到了,祝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