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1日星期日

凶宅

周末时很享受孤独。自己一个人呆在房间真的很不错。通常都是自己泡一杯咖啡在电脑前打电玩或者是读书,直到天黑。晚餐后还是喜欢自己一个人。感觉很棒,直到我室友告诉了我几项“奇怪”的现象,发生在我的房子里。听后觉得有点刺激,毛骨悚然。

我时常迟睡,半夜时常听见开关门的声音,不以为意,觉得可能是楼上传来的声音。后来有一次室友艾文告诉我说他听见的声音是从他房间传来的。他还说有一次他在房间里躺着时听见,而声音是从窗外传来。但是窗外就是十七楼下的高速公路。房子的建筑结构简单。在厕所的小窗外也肯定听不见,因为对面就是一道墙。声音从哪来?

不但如此。家里的电器时常出问题。而且修好一样就坏一样。一开始是插座。接着是房间外走廊的灯,之后是厕所的灯,之后到洗澡间的灯,再到屋外的灯。有一次和艾文一起开洗澡间的灯,但是没里亮。这是另外一位室友走过来试开,一开就开到了。艾文也说上次洗澡时一开水灯就熄了。她还是继续洗澡。洗完之后把水关了,灯又马上亮起来。也有一次,走廊的灯不着,艾文就走到灯下,灯马上又开了。诡异。

更刺激的是半夜敲门事件。话说JW煲剧煲到半夜一点多。突然有人敲他的房间门说:“喂,还在看戏啊?”JW做出了对的选择-不加理会。大家都很好奇,因为真的没有人敲他的门。其中两位室友都很早睡,艾文也说他睡了。我就只呆在房间里玩电玩,灯关后都不出房间。敲门的“人”是谁至今还没人知道。JW也梦见他的房间里有着一个马来男子。听起来有点恐怖。

昨天下午踢球后回家。回家洗了澡(谢天谢地灯没坏)回房间躺着休息。躺着躺着听见房间外有开关按钮的声音。既是“提提塔塔”的那种。当时的我不知道犯了什么傻,打开门走出去找出音源。一出房间门口,声音就马上停止。当时外卖正好送到,于是就壮起胆,在房间外吃饭。一切显得多么宁静。吃饱了回房,声音又开始继续了。当然,那时只有我一个人,真TMD刺激。头痛的我无法再做出多余的想象,马上倒头睡去,不敢多想。

其实这家房子感觉上有点阴森,不像之前六楼的那间。第一次来到这间单位时就觉得阴阴的。艾文也说这件单位很冷,有寒意。当然,这些也可能是自己多心。自己也不会去花钱请一位师傅来驱魔。反正自己被考试和功课搞到自己也像鬼了。进不到Monash才好怕,灵异事件又算什么呢?

2009年10月3日星期六

中秋周末

中秋节不再像往常般和朋友吃月饼聊天看月亮提灯笼。反而是沉醉在网络世界中试图逃避现实的压力。今天没有圆圆的月亮。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没有在中秋节看见月亮。

想念家里中秋节的气氛。有月饼,有朋友提灯笼,喝茶聊天,家人的团圆饭。如果不是周末,我肯定不会记得这些,也不会知道今天是中秋节。若不是周末,我多半会为下周的考试奋斗五十巴仙。

中秋团聚,只是蒙蒙一片影子,在脑海里面不再清晰。

***************
昨晚是古玛的生日。大家真的玩得太疯了。首先是把他骗到泳池旁边,唱完生日歌马上把他抛下水。第一次见到有人的钱包湿了还那么开心。吃秘密食谱的蛋糕时,HS好像玩泥巴那样地切蛋糕。当然少不了蛋糕涂鸦战。古玛的奶头被众人攻击,奶油和雪糕布满其胸,好像和女友打了野战来那般。很好笑!
***************
要让人讨厌你很简单。这个道理终于被我见证到了。需要我时就抱紧不放,不需要我时就把我当成是木头。当我是朋友就不会这样回答:“我没有約你。”不约我就算了,但是不要说话得罪我。连简单的沟通技巧也不会,说话不顾虑到会不会得罪别人。
在外读书免不了同居,同居免不了要“互相谦于容忍”。但是不要向我耍脾气,不要大声对我说话,不要对我的爱好有意见,也不需要从我手中抢走我的爱好,然后说:“一边讲电话一边转魔术方块很吵咯!”这算是什么意思?不能告诉我吗?干嘛抢走我的魔术方块,是恐吓吗?好好告诉我的话我会尊重你,但是强制性的抢走我的东西不符合“尊重”。
***************
考试要到了。虽然不怎么读书,但是还是会感到压力。感到压力是好事,因为你在呼。不管怎样,明天再看看心情如何再说读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