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2日星期三

孤单与电梯

感觉上在这里生存很勉强。我不太喜欢这里的生活。这里的节奏很快,一切都用赶的。早上起床赶巴士,到了学院赶课室,课室里讲师也在“赶课”。我也觉得自己迈向了一个很奇怪的阶段,未成年却要在一个大城市里成为城市独侠。

看着进进出出的情侣出双入对,心里自然很不滋味。人家总是说不需要着急,时机成熟自然会有艳遇。拜托,我很可能在这个可爱的地方呆上五个秋天(大马好像没有什么春夏秋冬...),我不想在这五年里没有背后小女人呀!我要爱了!(还是过了Foundation再说...)

天下美女如富贵花,但是能看不能摘。万一这五年完全找不到周某的小女人呢?那么我不是注定成为千年钻石王老五?老妈不是做不成奶奶?(想太多...)

先放下周某对爱爱的欲望不谈,谈谈电梯好了。这里的电梯很典型。暗淡的白灯,小小的四方空间,红色的显示灯,时常失灵。四个电梯却只有一个正常运作。等一个电梯可以花了我十五分钟的时间。用逻辑思考,时间就是生命,我用生命来等待一趟上六楼的电梯。可笑。

电梯里有时很恐怖,有时侯你会误会自己生活在其他国家那般,尤其是当你在电梯里被非洲留学生包围时。一个人在电梯里听着一些叽哩咕鲁的语言,仿佛自己真的身处他处。

电梯里永远是那么地安静,当然,只要外国留学生没有在时。门关上就是恰似永远的沉默,就在那小小的空间里。在电梯里和自己的朋友也是一样。

没有选择,我只能习惯。五年后的我就是半个城市佬了。读书归读书,我也是人,需要爱的。你们说要等她来,还是要去寻找她呢?

2009年7月12日星期日

倒霉

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星期六,却被通知学院办了一个领导活动,搞得我要比上课天早起床。七点钟梳洗完毕就走到楼下等巴士。等等等,巴士竟然没有要开动的意思。结果搞到我需要走五公里的路途去学院(从CASA SUBANG去SUNWAY COLLEGE,自己去想象。)

到了那里,花了一小时来进行晨操,也就是那些挥手挥脚的那些小动作。满无聊的,因为我没有流到汗,加上在星期六一早就进行那么无聊的运动真的很无聊。

不想逗留,结果我拿锦圣当借口,说我和他有约会,需要赶去找他。于是走出了学院门口我就叫了一辆他X的德士,给了他五块钱,起程驶去SUNWAY PYRAMID购物中心去找锦圣。计划很简单。我以为我的计划可以很完美地进行,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我的手机竟然不小心掉在德士上。完了,这次完蛋了。

虽然周某有时很糊涂,但是很明智的,我的反应很快,马上就跑去追那辆德士。(其实很笨,竟然用双腿去追汽车。)当然,功亏一篑。跑了一百米,手机没拿回,还被路人误会我是什么时髦的神经病人。

更傻的是,我走完了整个SUNWAY PYRAMID去找锦圣,而不是去柜台拨电话求救(最后还是有。)走了大概一个小时,我终于放弃。走去询问台,拨电给黄粉求救。等到他来之后又那么巧遇见锦圣。

为了发泄心里的不满,我和朋友一起血拼解压。收获包括两件G牌子的衣服,还有一件EDXXX的牛仔裤。昨晚的消费真的是在我的钱包烧了一个洞。

我的天哪!我最近干了什么?

2009年7月9日星期四

最近

在KMNS里买了一张麻将纸,打算准备明天要呈现的化学作业。走出店铺就收到到一通电话,得知第二天要在两点之前赶到 SUBANG的SUNWAY学院报到。傻了。

老妈接到我的电话马上就出发载我到SUBANG,一切在仓促下。收拾书包,和朋友逐个道别。一切来得太突然,认识不久的朋友就要说再见,心里自然有几分不舍。可爱的国伦,整个晚上静静的,在沉默中表达自己对我的不舍得。可爱啊。

这里的学院的升降机就像魔术盒子那样,进去时往往是其他人,出来的一定是美媚,我的眼睛在几个小时后就瞎了。美丽的魔力,弄得我眼睛都瞎了。

换了生活环境。这里的生活脚步急促,都是城市的生活。虽然可以迟一些起床,但是不代表可以迟到。吃饭时也会心痛,毕竟这里的食物太贵了。吃饭吃到我想哭,无论食物多么美味。

相比之下,这里比起先修班来得自由。毋须害怕迟回到宿舍而被惩罚,生活素质也提高了许多。一切还不错,尤其是有黄粉在这里。目前感觉得到一些压力,因为是被JPA赞助的,成绩不好随时再见。

时间上有限,写不多,会再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