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0日星期六

十点钟以后

反复不变地生活,但是随着朋友的出现,我渐渐喜欢上KMNS的生活了。其实在先修班的生活真的是乏味,除了读书上课,自己没有多少时间来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少了网络,少了和兄弟姐妹们的废话闲聊。

苦读了两小时多,夜间最帮的消遣就是和几个朋友拿着两把吉它到草场旁的观众席去弹吉它、唱歌、看星星、谈谈心、聚会在一起。星星在最近的晚上显得特别明亮,加上月光发出淡淡的银色光芒,这个搭配营造了浪漫的夜晚。一切就在十点钟以后。

吉它乐队里的主音已经离开先修班到IMU去进修医学系了。主音的名字叫颜锦圣。其专长是唱歌、“打DOTA”、睡眠状态时听课、和某某女生耍花腔。凭着他的高音,许多老师和女生被彻底迷倒。上课时我坐在他旁边。很习惯地,他总是在上课时睡觉,功课却是顶呱呱。和我说最多废话的是他。离开前还请我吃了一碗ABC呢!

那位叫XIANG LING的女生很会配音。她是学院里的活跃份子。在校园的小径可以看见她在跑步,篮球场上可以看见他的笨手笨脚,象棋社也可以看见她被对方棋手厮杀。和她聊天很开心,也不知道为什么。糊涂是她的特点。

喝水王是另外一位吉它手。唱歌的实力不比锦圣差。除了可以弹得一手好吉它以外,他的篮球技术可算是不平凡的。外貌英俊潇洒,物理神童,篮球好手,歌喉非凡,他就是KMNS先生。阿Beh也是一位和我们一起夜间聚会的男生。他拥有令人羡慕的六块腹肌和两块胸肌。篮球场上显露出他强硬的风范。

还有一位叫jaclyn(译名)的女生。她很酷。她就是时常微笑着。她是著名地“当事人”,因为很多离奇古怪的事情时常发生在她身上,例如一只小鸟无缘无故在她用餐时撞到风扇去断头自杀,血液溅到她的食物,或者是看见没有头的蛾之类的。单眼皮的她还是笑着好一些,因为我觉得她一旦不笑的话就很危险了。

就是我们这几个朋友会在十点多十一点在宿舍外犯规(规定是指十一点禁止离开宿舍范围。),享受着歌声和两位吉它手之间的默契。当大家唱着很有活力的《不能说的秘密》或者是《晴天》时,我听见青少年的热情与活力。很享受大家一起喊唱这些曲子。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正当大家起劲时,摩托车引擎会中断我们的欢乐时光。管理人员会来质问我们时间,指责我们,叫我们赶快离开。屡劝不听是我们的特点。结果有一次的晚上十一点半,我们四位男生被宿舍的管理老师逮个正。一系列地风波以后(另外一个故事,想到就温度上升),我们的吉它被没收。次日拿会吉它以后,我们就有一星期没有去唱歌聚会了。

十点到十一点这个一小时是我一天里最轻松的时刻。功课的烦恼,随着旋律和音韵的出现散开了。

2009年6月13日星期六

近况汇报

不要担心,我很好。来了大学先修班之后,我慢慢开始适应这里的生活了。我在这里不再像以前那般颓废了,开始读书,研究功课。我很享受这里的生活,算是那种“太棒了”的生活方式。虽然有规律,但是却感觉不到规律所带来的死板。

我一天的开始是在六点五十三分的闹钟发牢骚之后开始的。习惯性地,我拥有短短五分钟的懒床时间。之后就是步行到浴室,让冰冷的水剥夺棉被带给我的温暖。冷水洒在头发,不情愿之下打了几个寒颤。彻底醒了。

选了一千零一件西装T衫,草草地系了一条领带,就步行到楼下的餐厅去用早餐。摆在面前的往往是炒腂条,炒饭,以及一些甜甜腻腻的马来糕点。千篇一律的油腻,千篇一律的辛辣。加上一杯热美禄,我的KMNS式的早餐。朋友们逐个来到餐厅吃饭,自然就聊天说地了起来。

接着就是步行到五百米以外的课室去上课。等到满脑子充满数字和文字时才打算去另外一个餐厅去吃午饭。再次的,千篇一律的油腻,千篇一律的辛辣。朋友的下课时间不同,所以时常自己一个人去吃午饭,但是往往到了食堂会遇见其他的朋友来医肚子。

午饭后要专心有一些难度,所以我时常寻找机会在课堂上睡觉。上了课,有时间就去图书馆啃书做功课。读书读到脑袋发烧了之后才回宿舍。放下书包换上运动装,就再次行走五百米去打篮球,把从早就凝聚在心里的郁闷发泄出来。

七点钟傍晚,汗流浃背加上疲劳的身子和沉重的步伐,去享用晚餐。当然,又是油腻和辛辣。和几位朋友聊天一面吃饭,一直到八点我才洗澡。过后我拿起书包,再次走到五百米以外的图书馆继续拼命。十点半回到宿舍下的餐厅吃夜宵,继续刚刚聊完的话题。再次,倒在床上晕死,等待漫长的第二天。

这是我每天的生活。看起来很闷,但是我满喜欢这种规律性的生活,应该是有一堆朋友的关系吧。然而老天很爱和我开玩笑,正当我享受着这里的生活时,我得知我JPA奖学金的上诉成功,迟些要去MONASH学院了。短暂与这里的朋友相遇,却不久就要分离了,我很讨厌这种感觉。

分分合合,我要麻木了。